花草出芽后如何护理-c9wf2m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3
  • 来源:雏菊花语官方网站|鲜果美肤,花海养肤,爱的礼物
 里约热内卢虽然是第一次承办国际数学家大会  ,但在此之前举办过的国际数学会议却不在少数  。

 根据王诗成老先生的说法  ,这是他第七次来这座城市 ,所以对这里还算是比较熟悉 。

 叫上了其他来这里做45分钟报告的华人数学家 ,原本的一行四人变成了现在十来个人 ,由王院士在前面带路 ,来到了一家位于酒店附近那条街上的川菜馆 。

 这家餐馆的老板是国人 ,祖籍山城  。据说以前是中石油的派遣员工  ,后来发现在这边开餐馆更赚钱  ,于是便干脆辞了职在这里做起了餐饮  ,后来生意越做越火 ,干脆移了民 。现在已经在当地娶妻生子  ,算是安定了下来  。

 这位老板显然认识王院士  ,一听说他们是来参加国际数学家大会的数学家  ,很爽快地给他们打了个九折  。

 再后来 ,当听说陆舟也在这里之后  ,这位爽快的山城老哥也不打折了 ,直接给他们免了单 ,并且说什么都不肯收钱  。

 看着执意要付钱的陆舟  ,老板二话不说推开了他的手  ,笑着说道  。

 “现在整个南美的华人圈子都在传 ,那个普林斯顿的陆教授拿下了咱们华国的第一枚菲尔茨奖  。你来我这里吃饭是我的荣幸  ,这顿说什么我都请了  !你要是把那个诺贝尔奖也给拿了 ,以后来我店里 ,敞开了吃  ,带多少人来都免单  !”

 听到了这句话  ,站在旁边的程秘书笑着说道:“这恐怕有些难度  ,诺贝尔可没有数学奖 。”

 张玮表情有些微妙:“不  ,没准陆教授还真有希望……”

 许辰阳也点了点头:“确实  。”

 虽然诺贝尔数学奖是不存在的 ,但诺贝尔化学奖还是有希望的  。

 去年陆舟在德国拿到了霍夫曼奖章  ,更早的时候还拿到了亚当斯化学奖 ,这在华国数学界的圈子里  ,也算是一件比较出名的事情了 。

 程秘书:……  ?

 见老板态度坚决  ,最终陆舟也就没再坚持  ,接受了这份好意  。

 饭桌上 ,大家认识了一圈之后 ,华国数学学会理事长王诗成举起了酒杯  ,语气郑重的向陆舟说道  。

 “我代表华国数学学会敬你一杯  ,祝贺你获得菲尔茨奖的荣誉  ,也感谢你为华国数学界带来了这份光荣 。”

 和王院士碰了下杯 ,一口干掉之后  ,陆舟谦虚道:“不敢当  ,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情 。”

 一口干掉了之后 ,王院士笑着说道:“我知道 ,咱们搞研究的做学问才是第一位  ,至于获奖那些都是锦上添花 ,但无论怎么说  ,这一杯我得敬你  。”

 “陆神  ,我也敬一杯  ,不代表谁  ,就代表我自己 。”许辰阳爽朗地笑了笑  ,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 ,“以后有机会来咱们燕大国际数学研究中心坐坐  ,全球唯一一家开在四合院里的研究所  ,当旅游去那边转转也不错  。”

 “谢谢 ,”陆舟笑着回道:“有机会一定拜访  !”

 原本陆舟是不打算喝太多的  ,但奈何在今天这个值得庆祝的日子里 ,大家都很热情  ,陆舟自己也很高兴  。

 几圈喝下来  ,纵使他酒量还算不错  ,也喝得微醺 。

 不过相对的  ,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  ,陆舟也是认识了不少华人数学界的牛人  。

 比如许辰阳  ,比如玮神  ,还有云神、张平文等等……

 虽然没有获得的认可菲尔兹奖 ,但菲尔兹奖从来不是衡量一位数学家是否伟大的唯一标准  ,在学术界 ,他们是值得尊敬的学者  ,他们的工作都很重要  ,且不可忽视  。

 这一顿饭吃的有点久 ,一直到两点钟陆舟才醉醺醺地回到了酒店  。

 正巧站在酒店大堂的电梯旁边  ,看到迎面走来的陆舟  ,舒尔茨微微愣了下  。

 “晚上才是宴会  ,你喝多了 。”

 陆舟晃了晃脑袋:“我没有  。”

 舒尔茨揶揄道:“喝醉了的人都这么说自己  ?你的奖牌还在吗  ?”

 对于这句话倒是有了点反应 ,陆舟下意识地摸了下胸口的内兜  。

 “当然还在……我就说我没有醉  。”

 舒尔茨眉毛挑了挑  ,笑着说:“那行  ,我考你个问题 。”

 陆舟:“什么问题 ?”

 舒尔茨笑了笑:“对于定义在有限域上的椭圆曲线E  ,最一般的Hasse-Weil-L函数都应该是代数数域上GLn的自守L函数 ,而这些自守L函数均可唯一地分解为“标准”L函数的乘积 。”

 自从数学等级提升至LV7之后 ,对于自己大脑中模糊记忆区间中关于数学的那部分记忆 ,陆舟总觉得越来越敏感了  。

 也许以前只是在某本书上或者是某篇论文中不经意的一瞥  ,只有回去再把文献翻一遍才能想起来的东西  ,仅凭着模糊的既视感就能回忆起来  。

 同样的 ,这句话陆舟总感觉在哪里听过 ,或者说看到过 。

 低着头思考了一会儿  ,陆舟打了个酒嗝  。

 “很有意思的表述  ,如果我没猜错大概是代数几何方向的问题……所以呢  ?”